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请叫我苗苗姐,OK?

一个亼 ,安靜 の 聆聽 ,寂寞 の 淺唱 ,沉 默

 
 
 

日志

 
 

对不起,错在你(八)  

2007-12-29 00:29:51|  分类: 转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

“老Q,怎么不要喝的东西啊?”
“是啊,你还等什么,等着咖啡馆给你提供酒啊?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总是犯傻啊,看你一会儿见了你的可可,怎么办?”
“再等等,说不定,这个咖啡馆真给提供酒呢?”
……
“好了,不等了,我还以为我们又可以创造一个神话——咖啡馆给提供酒呢。看来是没戏了。你们说喝什么吧?”
“老Q,你是不是中暑了,说胡话了吧?在咖啡馆能喝什么?哎呀!你真的没救了!咖啡呗!”
“不!我们要喝圣楠调的酒。”
我暗自说,不错,时间掌握的刚刚好!
圣楠愣了,她盯着门口,我想她看到门开的那一刻,一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进来的是苏锋和罗姗!苏锋在前,罗珊在后,走过来
“张青,谢了!”
“不用!”
好汉疑惑的看着我们“你们,你们……”
“还是我来说吧。”罗姗站出来。
“或许你们有所耳闻,上高二时,我在秦皇岛相依为命的奶奶被车撞了,开车撞她的就是苏锋的爸爸。”
“还是我来说吧,刚下车,姗姗,你休息会儿。”苏锋接着说。
“我爸跟我说了这事儿,他虽然做出了赔偿,但是他始终觉得对不住姗姗,就要求我照顾姗姗一生,来弥补他犯的错。你们说一个做儿子的能不听老爸的苦苦哀求吗?但是无论怎样我和姗姗都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经过一年时间我们还是决定跟我爸说清楚,这样我们都不会快乐的,最后我爸认姗姗作义女,我也就成了姗姗的哥哥。本来去年就打算跟圣楠说清楚我和姗姗其实是我爸强拉到一起的,但是当时她情绪那么激动,我也不知从何说起,等我和姗姗的问题解决了,我却怎么也联系不上她了,就只能给张青打电话了,她也把圣楠的事说了说,还订了今天的计划。”
圣楠听得泪流满面。
“圣楠,你知道吗?听张青说你这一年的事后,我知道你还在等我,我是多么激动。”
“我怕他一个说你不相信,我也就跟来了。”姗姗接着说。
“现在你可以把‘兄弟’这两个字去掉了吗?”
圣楠哭得说不出话来,只是连连点头。苏锋走到她身边,帮她擦去泪水。一会儿,她用两个泪汪汪的大眼盯着我
“老——Q!”
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好汉,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要收拾我,咱回去再说啊!”
好汉“扑哧”一声笑了“老Q,谢谢啊!看来你傻乎乎的,还能办点儿正事!”
苏锋忙接过话说“怎么能这么说张青呢,这还多亏了她呢!”
我松了一口气“苏锋,没关系的,她经常这么说我呢,这呀!还算好听的呢!习惯了,习惯了!对了,好汉,你不是写了一抽屉的信吗?去拿给苏锋看啊!”
“你怎么知道我是写给苏锋的啊?”
“不是写个他的还会是给我的啊?快去吧!”
苏锋看着圣楠“给我写了,一抽屉吗?走,我跟你一起去拿!”
然后两人手拉着手离开了。想必,圣楠的酒吧要两个人经营了吧。
“我先回去了,再见了。”随后罗姗也离开了。

“是吗?最新的小说?”
“对呀,就在前面过一个路口就是了!”
“老Q,听到没,最新的小说!”小诗还是对“小说”这两个字比较敏感。
“我先去了,看看有没有我还没买的。”说着就跑走了。
我看了看时间,5:30,时间快到了,我也该往学校门口走了。出了咖啡馆的门就看到小诗欢快的奔跑着。现在的小诗是在向她美好的未来奔去,希望她以后的路,不再那么崎岖。
“哎哟!这是谁呀?”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过路口我就该好好看看的嘛!都是我不对,你,你没事吧?”
坐在地上的小诗盯着自己面前伸出来一只手频频道歉的男生。
我会在一个路口的拐角处,碰到一个人,那个人会牵着我的手走过人生的每一个路口。
难道这个就是我求了五百年的人?
“在地上坐着舒服吗?还不起来?”
看着这个和善的眼神,小诗把手交给了他“过路口你都不看两边的吗?”小诗还埋怨对方。
“对不起,对不起,以后我牵着你的手走过人生的每一个路口,就算有卡车撞过来我挡在前面,还不行吗?”
“呵呵!”
在落日的照耀下,小诗露出了她发自内心的笑,笑得好灿烂!
“不过现在先去买小说!”
那个男生并没有要走只是伸出一只手。小诗疑惑的看着他。 
“怎么,还不牢牢牵住,下个路口还想摔倒?”
“不想了。呵呵!”
说着小诗把手重重的放在那只手上,仿佛是把自己的一生都放心得交给了他。夕阳里,他们的影子好和谐。我在小诗的后面站着,看着这具有神话色彩的一幕发生的全过程。人世间最珍贵并不是“已失去的”和“未得到的”而是眼前能把握的幸福。小诗,祝你幸福!

呀!时间快到了!
……
还好,还有五分钟。看到门口一个人在徘徊,我感觉到自己心跳很快,是他?
“你好,我是张青,你是?”
“你怎么跟聊天一样,又是自报家门啊?”
“你是可可?”
“对呀,是我!”
看着眼前这个,我等了整整一年的人,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个,惩罚的礼物,你带来了吗?”
“带来了,带来了!”说着,伸出背后的手。伸在我面前。我们都沉默了。
几秒后我们跟那次晚上聊天一样几乎同时说了类似的话
我说“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要不要给我带上。”
他说“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要不要让我带上。”
我们相视一笑。我低下头,可可,给我戴上了。抬头的瞬间,我泪流满面……
“亲亲,怎么啦?”
我笑着擦擦眼泪“没什么,我很开心!”
“高军!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回头一看“杜冥?”
杜冥看着我们“你们?你是亲亲?你是可可?”
我们一起点头“对呀!”
“哎呀,你说你们都有名字干嘛不说,非叫什么亲亲可可。害我加在中间什么都不知道。”
“哦!我明白了!杜冥,你说的高中同学是可可!”
“哦!我也明白了!你说的那个没追上却非把你认作哥的同班同学是亲亲!”
杜冥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脖子“是呀!”还害羞的低下头。
“亲亲,还真有你的!”
“叶凌?你烦不烦?又看电影?等会儿!先挂了。”
“杜冥,怎么叶凌也来了?”可可问他。
“你认识叶凌?她是我的同学啊!”
“亲亲,真的吗?这么巧!你不知道啊,叶凌,我,杜冥是高中同学,叶凌追杜冥追了一年,听说这个傻小子要复读,她也复读了,没想到上了大学还成了同学。杜冥,缘分啊!珍惜吧!”
杜冥的家底被可可揭了个精光,更是不好意思了。
“还说呢,还不是你的亲亲的突然出现啊!我先走了,不然叶凌那家伙又该大喊大叫了。临走前告诉你一声,这个蒲苇真够韧的!”
我感觉很不好意思,就低下头,可可把我搂在怀里,再想想他给我戴的礼物,我感觉我这一年的等待无论失去了什么都是值得的,我这样想并不是因为这个礼物有多贵重,而是可可在我耳边说的那句话——磐石无转移!

你我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相伴
是缘分让你在这个路口等我
共同装扮美丽的国度,幸福的天堂!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