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请叫我苗苗姐,OK?

一个亼 ,安靜 の 聆聽 ,寂寞 の 淺唱 ,沉 默

 
 
 

日志

 
 

对不起,错在你(七)  

2007-12-28 02:40:0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大家,新年过得还好吗?我们都一个月没见了。” 
“越大过年越没意思,主要原因是没人给压岁钱了。” 
“过年还不如在学校里咱们在一起待着呢。” 
“我也是这么感觉的,要不今年暑假咱们仨都不回去了,怎么样?” 
“好,我同意!” 
“我也同意!” 

咦?这不是圣楠的手机吗?这家伙怎么连手机都瞎放啊! 
“小诗,今天好汉有来过吗?” 
“有啊,怎么了?” 
“没事,这是她的新手机啊。” 
“她不是还有一个吗。你看这段话写的多好啊 
如何让我遇到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其实我一直感觉我会在一个路口的拐角处,碰到一个人,那个人会牵着我的手走过人生的每一个路口。” 
“喂,这又是看了哪个小说后,让你神经错乱了。你不是遇到薛超了嘛!” 
“说得也是哦!” 
还是告诉圣楠一声吧,要不她要发现新手机丢了还不给气炸了。 
“您拨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询后再拨。” 
不可能啊,我怎么会把好汉的号记错呢,查一下通讯录,找到好汉 
“您拨的电话是……” 
怎么回事? 
“小诗,用你手机给好汉打电话,打那个旧的。” 
“为什么你不打?” 
“叫你打你就打,哪来那么多废话。” 
…… 
“唉?老Q,怎么是空号啊?” 
“我也正奇怪呢。” 
“小诗,我的新手机在你们这吗?” 
“好汉老实说,怎么原来的号是个空的了?” 
“我,我……”圣楠没有说下去。 
“是啊,你不说要用两个吗?” 
我似乎感觉猜到了点“是,因为苏锋?” 
“唉!我怕他给我打电话,偶尔我也可以用这个电话给他打,只要我听到他铿锵有力的答一声‘喂’我知道他还健康,这样就可以了。有一次我用这个新手机给他打电话,我并没有说话,他竟然说了句‘喂,是,是圣楠吗?’,我激动地差点就应声了。” 

“新涕痕压旧涕痕,断肠人忆断肠人;香肌瘦几分,缕带宽三寸……” 
“可可,看现在阳春三月,阳光明媚的,不要太伤感了,看看这美丽的春色,开心点吧!” 

“好汉,小诗怎么了?我一回来就听见她在房里哭呢。” 
“不知道,八成是哪个小说人物又死了吧。” 
“那也不至于哭成这样啊?” 
“把她叫出来问问。” 
“小诗,开门!有什么事,出来说说。”还是没动静。 
“老Q,让开!小诗,你再不开门,我就撞了啊!3 2 ……” 
“不用撞了,我出来。”小诗都哭成泪人儿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原来,原来薛超,只是,只是把我当普通朋友。”好不容易勉强说出句话又“哇!”的一声哭起来了。 
“你确定?” 
“是他亲口跟我说的,还说以后有了女朋友请我吃饭……” 

“张青,明天去春游,行吗?” 
“可爱的班长,都快六月了,还春游?” 
“管它呢,反正是出去玩,去吧,去吧!” 
“我能不能再叫上两个好朋友,你都认识的,圣楠跟沈诗?” 
“可以啊,主要是你去就行了!其他人你喜欢叫谁就叫上谁吧,我无所谓!” 
“这么大方?真怀疑你脑筋有问题!” 
“就算有问题也是因为你。” 
“我?我又没打你脑袋!” 
“呵呵,记得明天准时到啊!” 

“好汉,咱们今天出来玩,要完成一项任务,那就是要让小诗完全走出薛超的阴影,我们要让她彻底的放松一下。” 
“我看这任务,还是我一个人完成好了,要不杜冥还不把我剁了啊!” 
“什么?” 
“还装!他组织这次游玩还不是要跟你玩,如果我捆着你,他还不气得要剁了我啊?” 
…… 
“张青,我们到那边走走吧。” 
“可是,可是……” 
“没事的,我跟小诗在这边待着,你们去那边吧!”好汉一脸鬼笑。 
“张青,我要跟你说个事。”杜冥很严肃。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先说好了,无论我们要说什么,都要冷静,不要冲动啊!” 
杜冥笑了笑“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呀,就说要冷静?” 
我摇了摇头。 
“张青,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不错呀!有组织能力,懂得关心人,言而有信,对人……” 
“在你眼里我真有那么好啊?”杜冥十分激动。 
“什么在我眼里,这是大众人民公认的啊!” 
“那,那跟你男朋友的要求差多少?”杜冥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那时我脑子里闪现出来的是我幻想的可可的模型——比我高出10厘米,穿着一身休闲服…… 
“喂,问你话呢,到底差多少,别总是笑啊!” 
“哦,差不多了。” 
“那我可以做你男朋友吗?”杜冥小心翼翼的问这句话。 
“不可以啊!”我答得很轻松。 
“为什么?你不说差不多了嘛?”杜冥开始着急。 
“不是说了要冷静的啊,还这么激动?” 
“好,我冷静,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行。” 
“因为我有男朋友啊,叫可可!” 
“不可能,这将近一年了,我怎么就没见过?骗我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 
“骗你?别说你没见过了,我还……” 
“我不管你怎么想得,我反正告诉你,我很喜欢你。” 
“你听我说,我们是在网……” 
“我对你们的故事没兴趣,我只要你一个说法!” 
我深吸了一口气,“要一个说法是吧?那我告诉你,只有一句,蒲苇纫如丝!” 
“什么?什么什么?你来演话剧啊?” 
“哎呀,杜冥你听我说,这是我和可可……” 
“停!我说了对你们的故事没兴趣!我不相信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爱我?” 
他不听我任何解释我也无奈了。 
“拒绝你,真的,对不起,错不在你,不是因为爱不爱你,而是因为我和可可……” 
“又是可可,你能不能不提他啊?我说过了,我不想知道他的事,明白?反正我一直等你!” 
无奈之下我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用我原来设想今天的问题出现时想到的方法了。 
我笑得说“哥,你等着我干什么啊?吃饭吗?看电影吗?” 
“什么?哥?”杜冥吃了一惊! 
“是呀,是哥呀!” 
“你就不能再想想啊,不叫哥行吗?”杜冥说话声音又变小了。 
“不叫哥?好啊!那就叫姐!” 
“叫姐?你开什么玩笑?除了这兄弟姐妹,还能不能换个?” 
“不是兄弟姐妹,嗯,我看你人还不错!”我上下打量着他。 
“你终于想好了?!我真的可以好好照顾你的!”杜冥激动地说。 
“呵呵,叫大叔!不错了,比我都大一辈了!” 
“真的不能再考虑一下吗?”杜冥几乎是用乞求的目光看我。 
“哥,别闹了,就这样吧!” 
“好好好,就叫哥吧!妹!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咱们该回去了!” 
“是!哥!” 
“你呀!” 

“老Q,你真的就这么决定了?不再考虑考虑吗?当然主动权在你,我和好汉的话都只是参考,还是那句‘你的可可,毕竟是……’” 
“你们不用劝了,我愿意打这个赌,你们不是也说过我的一生像个神话吗?既然是个神话就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我愿意赌一把,况且我相信可可,我有必胜的把握。还有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们就可以见面了。” 

“小诗,你真的没事吗?” 
“什么?我有什么事啊!我想清楚了,韩卓和薛超都不是我在佛前祈求了五百年的人,这也是上天的安排失误,下一次,他肯定会安排对人的,有一有二没有三的嘛!相信,下次一定是正确的。” 
“老Q,有什么打算?” 
“我嘛!先见了可可再说!这是我这个假期安排的重中之重!” 
“好汉,你呢?” 
“我,我打算自己开个小小酒吧,先经营两个月,毕竟我对酒比较感兴趣,自己也会调酒啊!” 
“那苏锋呢?见到他就要跟他一起开吧?!” 
“他?我都不知道他在哪呢,即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不管了!别总问我们,你呢,小诗?” 
“我,当然跟小说有关啊!我要把这一年来因为薛超而耽误的小说都看个遍。估计我没日没夜地看也看不完啊,只要有小说就行了!”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亲亲,你知道吗,我这的红豆都能养活非洲饥饿儿童了。我毕业了,在石家庄找了份工作,离你们学校不远,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太棒了,可以见面了! 
“那就是我们认识的那天吧,7月10日,下午6点。怎么样?” 
“可以啊,就是10天之后呗!亲亲,我会准时到的。” 

放假了,就这样放假了。坚守着承诺的一年,充满着希望的一年,还算过的挺快的。 

“张青,你的那个什么可可,什么时候来看你啊?” 
“什么什么可可,他就叫可可!后天来,怎么啦?哥。” 
“哥?” 
“是啊,耍赖是不是?” 
“怎么会耍赖呢,没事,那还真不巧了,后天我一个高中同学说过来,我看我是无缘见你的可可了。妹妹!” 
“以后,有的是机会!机会有的是!” 
“你又想什么鬼主意了?” 
“没!后天上午我们有个小型聚会,你如果有时间也来参加吧。如果你来了,就能看到你妹我的一项惊天动地的壮举了!” 
“你总是不能老老实实的待会儿,又要搞怪是不是?” 
“秘密!” 
“杜冥!” 
“叶凌在叫你呢!” 
“不用理她,这么多年了,也不嫌累!” 
“这么多年了?她不是咱们班的吗?” 
“杜冥,你到底过不过来?不过来你小心点!” 
“是啊,她其实……” 
“杜冥,我再说一遍,你再不过来,我就……” 
“好好好,你别叫了!” 
“好汉,小诗,明天在咱们楼下的那个咖啡馆里,咱们三个来个小型聚会怎么样。你们想想,一年前,我们不谋而合的选择留在秦皇岛,好汉决定买电脑,帮你小诗找了旅游团,让你看清了自己,拒绝了韩卓。而我也是给乐乐送退烧药她要感谢我,建议我上QQ,好汉意外的到了苏锋酒吧工作,而我也正是你们两个都不在才在网上认识了可可。上了大学,我们又竟然住到了一起。这一切不都是因为我们一年前那个意外的想法吗?你们想想是不是值得来个一周年纪念呢?” 
“是呀,还是你老Q想的多,看来你不傻啊?!” 
“是啊,真的是那个不经意的巧合,才演绎出了这段美丽的神话!庆祝,一定要庆祝!”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