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请叫我苗苗姐,OK?

一个亼 ,安靜 の 聆聽 ,寂寞 の 淺唱 ,沉 默

 
 
 

日志

 
 

对不起,错在你(六)  

2007-12-28 02:30:45|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302,是吗?哦,知道了!” 
门怎么是开的? 
“是新舍友吗,我在收拾房间呢,东西多的话,我来帮你!”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好熟悉,好熟悉,难道是…… 
“是呀,我东西多着呢,出来帮帮忙吧!”其实我就提了一个包。 
然后就见小诗满头灰尘的走出来,真是她! 
“老——Q!你怎么也搬出学生宿舍了?” 
“不习惯啊!刚才房东说有个咱们学校的跟我一起住,我还担心我们相处不融洽怎么办呢。” 
“这是巧合,也是缘分啊!” 
我们抱在一起,不约而同的看了看楼下,好像同时想起了那句 
“楼上的,安静点。” 
停了一会儿,好像又都想起来房东说的 
“一楼和二楼都还没人住,你们可以在这安静的学习了。” 
然后,就开始跳着说“太好了,太好了!” 
“安静点!” 
“咦?好像有人在说话?” 
“不会吧?不是一楼和二楼都没人吗?” 
“是啊,难不成?闹——鬼?” 
“啊!!”我们开始乱叫。 
“还不安静?存心找茬儿是不是?” 
“小诗,不对呀,是人的声音,在,在咱们门口!” 
我们小心翼翼的去开门。 
“啊!” 
“啊!” 
“啊!” 
“啊!!”是,是圣楠,住我们隔壁! 
我们三个抱在一起“我们真是太有缘了!太有缘了!” 
“我们学校20个人一个宿舍,跟个难民营似的,我就搬出来了,虽然要骑自行车半个小时,我也受不了20个人叽叽喳喳的。你们怎么也搬出来了,一起的吗?” 
“小诗,先来的,我不知道我会和她合租,在学校住宿饭菜都干硬的不行,我想还是自己出来住,自己做饭吧。” 
“我啊,是忘了申请住宿了,结果没地儿了,只能搬出来了。” 

“亲亲,开学了,要努力学习啊,生活还适应吗?” 
“还好,我会全力以赴的。” 
我们只能用短信联系了。 
“老Q,怎么每天都有短信啊?你定天气预报了?” 
“小诗,你傻啊?天气预报用回吗?没看到她每次收到短信都美滋滋的吗?就跟预报明天下金子一样!” 
“呵呵,是可可!” 
“可可?谁呀?” 
…… 
“不会吧?网上认识?你也太离谱了吧?” 
“知道你怪,但不知道你怪成这样!你不是还打算真等一年吧?” 
“什么叫打算?就是下定了的决心!只要等一年,我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了。” 
“省省吧!你这个现代网络绝对白痴,该醒醒了。” 
“我现在很清醒。你们不要拿世俗的眼光看我们。我用一年时间打破你们脑子里的谬论!” 
“好好好,你很清醒,你们的喜酒我请了!” 
你就准备着破产吧!看我们的好友不喝穷你?” 

“小诗,又拿起你的小说看了?” 
“当然了,我还以为大学课程多难呢,其实也没什么嘛!害我两个多月没看我心爱的小说了,你看,好多新出版的小说我都不知道啊!” 
“你的情感不会还受小说人物影响吧?不要重蹈对待韩卓的覆辙啊!” 
“绝对不会了!” 
小诗放下手中的小说,凑近我说 
“老Q,你人缘一向不错,帮个忙怎么样?” 
“什么话啊?有什么说什么,干嘛还这么客气?” 
“你,你知不知道开学典礼上的那个主持人。”小诗好像很不好意思。 
“哪个?不是有六个主持人吗,你说哪个呢?” 
“就是那个啦!” 
“哪个啊?你说清楚点。哦,就是那个啊!知道!他不就是那个谁嘛!” 
“谁呀,谁呀,你说他是谁?知道多少?再说清楚点。”小诗很激动。 
“我怎么知道谁是谁呀,我都不知道你说谁呢!” 
“哎呀,就是唱了一段歌的那个。” 
“哦,他呀?不就是在典礼上说了句‘像沈诗这样的高才生嘛’!这样的话你听得还少啊?要问他的事还真不太清楚,不过能打听到,你等几天吧。” 
“还要等几天?”小诗好像很失望。 
“要不你自己问去!” 
“好好好,等几天,你尽量快点啊!” 

“张青,下期的班会,你和班长杜冥准备一下。”开学才一个多月班主任怎么就选中我了? 
“张青,听说你组织过几次不错的班会啊,我这个班长可要向你好好学习了。” 
“哪里,哪里,只是高中时带着同学们瞎玩的。” 
…… 
“开场的背景的音乐,要舒缓的,还是劲爆的啊?” 
“从我们女孩子的立场出发,我比较支持舒缓的。” 
“那就听你的,用舒缓的了。” 
…… 
“杜冥,结束时,来个全班大合唱,是不是有点俗呢?” 
“不会,你提出来的,就一定是最好的,就这么定了!好了,计划完成,跟你合作进度就是快!” 
“那是你一直让着我,什么都听我的。” 
“哪有什么都听你的啊,是信得过你嘛!” 

“好汉,过来一起吃饭吧,好汉!” 
“老Q,你去叫她吧。” 
“好汉,你吃饭没,过来一起吃吧。”门没锁,我推门进去。 
圣楠见我进来,很慌张的送我出门“我吃过了,你们自己吃吧。” 
“干嘛往外赶我啊?”我正不解,看了看好汉的房间。 
“你别推了,我都看见了,你怎么,挂这么多苏锋的照片啊?” 
看了看她的桌子“写信啊?给谁的啊?” 
圣楠慌忙的把信收起来,扔进抽屉里。 
“好汉,你抽屉里的那些信,都是写给苏锋的吗?” 
“不是啦,你赶紧回去吃饭吧!”说着硬把我推了出来。 

“张青,这个班会多亏了你才能这么圆满,今天晚上我请你!” 
“好啊!看我不让你腰包好好健健身!” 
“我还怕你吃不成?时间地点都随你!” 
…… 
“张青,说实在的,虽然我们才开学一个多月,我们也就只合作过一次班会,我感觉你跟别的女孩不一样!” 
“什么?你这么厉害,我舍友用了一年多才看出来的事,你竟然一个月就知道了?!”我差点把夹起来的菜掉了。 
“是啊,你说你开学时,谁都不认识谁,你就能跟同学们打成一片,不在学校住宿,还帮同学们收拾行李。还有一个女孩子,下雨竟然把伞给男生,自己淋雨。你是不是太善良了。” 
我咽下嘴里的饭“你想说傻或怪就直说嘛,没关系的,我都被说了多少年了。再说了同学之间就需要互相帮助的嘛,我家离的近,三步两步就到家了,淋点雨又没事。呵呵!” 
“认识你,是我的荣幸!” 
“你还吃不吃啊,一桌子的菜,我都快吃完了?” 
“看你吃就够了!” 
“我看,你比我还怪!” 

“小诗,我打听出来了,那个主持人叫薛超,跟我们一样大,学的是播音主持,是邯郸的,喜欢听古典音乐,一个外向开朗的阳光男孩。最主要的……” 
“什么,最主要的什么?”小诗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最主要的是没听说他有女朋友哦!这不是对你来说最重要的吗?” 
“老——Q!” 
“被猜中了吧?!找我帮忙你早就该想到的啊!别躲了!” 

“亲亲,今天我见彩虹了,好想和你共享那个美丽的瞬间啊。” 
每天对我来说必要做的就是呼吸和看可可的短信! 

“老Q,用一下手机。” 
“哦,你的没电了?” 
“嗯,没。”然后就拨了个号。 
能隐约听到对方接听了电话,可圣楠给挂了。 
“老Q,给,我走了。” 
我接过手机,看了“已拨电话”,屏幕上出现两个字——苏锋! 

“老Q,猜我今天买小说时看到谁了?”小诗很激动。 
“谁?你的偶像金城武?” 
“怎么会啊?是薛超!他去买CD。”说着她几乎要蹦起来了。 
“哦,那你们说话了吗?他认识你了吗?约会了?” 
“哪有那么快!只是我看到他拿起一张CD,看了看好像很喜欢,又看了看标价不舍的放下了,临走前还看了看那个CD,我正要上去打招呼,他就离开了。” 
“天啊,整了半天就是连句话都没说呗,那你还这么激动!” 
“不是啊,你看,我把他拿得那个CD,买回来了。”说着还把那个CD,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 
“你不会就因为这是他拿过的,你就买回来了吧?你没发烧吧?”我忙问。 
“什么啊,我买回来打算送给他呢!”然后就美滋滋的把CD举到眼前拿回屋了。 

“张青,下午有时间吗?” 
“有什么事吗?我下午没事干。又请我吃饭啊?” 
“不是啦,那咱们一起看电影吧,你不是喜欢看搞笑的吗。” 
“又是你请?你最近买彩票中头奖了?怎么这么大方?” 
杜冥笑了笑“如果我中头奖就给你买别墅了,呵呵!下午5点,电影院门口见。” 
4:50我到了电影院门口,看了看电影的宣传广告。5:20了怎么杜冥还不来。打他手机也一直关机,他在干什么呢。眼看就要下雨了,他怎么还不来。从旁边买了份报纸,坐在台阶上看。5:50了,怎么还不来,电影都演了一半了。天阴沉沉的。我是接着等呢,还是回去啊?如果接着等是注定要淋雨了,这倒没什么,是不是杜冥路上出什么事了。如果我回去了,杜冥再来了可怎么办。7:00电影散了,观众陆陆续续的走出电影院。我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叫我。 
“张青,你醒醒。怎么办?高烧不退啊。” 
“杜冥?我这是在哪呢。”睁开眼睛,看到的完全是个陌生的地方。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在医院。对不起,昨天有点事耽误了,我赶到电影院时,你已经在台阶上睡着了。你傻啊,下那么大的雨,也不知道先走。” 
“嘿嘿,你请的电影不看白不看嘛!” 
“你还笑?我都快担心死了!”杜冥很紧张的说。 
“杜冥,我的手机呢?”突然找不到手机了,感觉心跳都加快了。 
“哦,在这呢。说也奇怪,我到电影院时,你人都几乎凉得没了知觉,可还死死得握着手机,手机你保护的很好,一点儿都没湿!也不是什么名牌啊!”说着他把手机交给我。 
杜冥啊,其实你不知道,这个手机本身并不名贵,重要的是它可以告诉我可可的消息。没了这个手机,我也就几乎没了呼吸的氧气! 
“亲亲,请相信无论在什么地方,我们的心都是连在一起的,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阻挡,我们仍会彼此思念,你的可可永远固守在你的身边!” 
“想一个人很美好,就算只剩记忆可参考,直到有天你我都年老,让回忆随着白发飘摇,尽管往事如烟,至少我清楚知道,我若想起你——我会微笑。” 
看着可可的短信,虽然刚淋过雨,但我感觉很温暖。静静的躺着,听着可可让我听得那首《亲亲》,感觉就好像他在我耳边说话。 

“老Q,小诗,我有新手机了,你们记一下号码吧。” 
“好汉,你怎么想起来换手机了?” 
“没什么,就是想换了呗!你们不用把我的新号告诉别人,这些都是些很好的朋友才用的号,想让谁知道我自己决定。尤其是你,老Q!” 
“好汉,你把手机当QQ用了?还弄两个?” 
“算是吧。”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呦,小诗,手机换铃声了!” 
“哦,知道,我马上就到!嗯,好!”小诗看样子非常开心。 
“谁呀?把你乐成这样!” 
“老Q,幸好那次薛超没带够钱,我才有机会给他买CD,自从我送给了他那个CD以后,我们的关系大有进展哦!今天我们要一起吃饭啦!”小诗一蹦一跳的出去了。 

“张青,你在吗?” 
我在做饭,应了一声,正打算把菜端下来再去开门,就听到圣楠的声音 
“没人的话,就先来这等着吧,估计一会就回来了。” 
然后听到了关门声,既然有她招呼着,我就干脆把菜炒好了再说吧。 
“好汉,开门。”开门的瞬间,吓我一跳! 
“杜冥?你怎么在这?” 
杜冥拎起一包东西,站起来 
“听说你有肠炎?这是一些药和一些补品,你说你本来就瘦,还肠胃不好,唉……”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还有你不会就是专门来给我送东西的吧?” 
“不是啊,我是见你常跟那个学习超棒的沈诗一起走,我问的她你的住处。上次因为我的缘故没看成电影,明天下午咱们再去看,可以吗?我保证明天我准时到!” 
“没事的,没看成就没看成吧,算了。你是有事才耽误的嘛!” 
“不行,答应你的事怎么能说算就算呢,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啦,我怎么会生气啊。好了,明天下午我去!” 

“老Q,下个月,薛超生日,你说我给他什么礼物呢?” 
“去礼品店买一个不得了。” 
小诗好像很火“你以为是给什么人送礼物了?怎么能从礼品店随便买一个呢?” 
“哦?那你是给什么人送啦?” 
“明知故问啊,你装傻啊?” 
“用好汉的话说,我还用装啊?不从礼品店买,那你打算送什么?” 
“这不是不知道才问你的嘛。” 
“快下雪了,你给他织条围巾吧!唉,你会不会啊?” 
看小诗的反应好像对她来说有点难“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可是……老Q,你教我吧。” 

“张青,真是很对不起,害你上次淋雨还发了烧。”在电影院门口来回徘徊的杜冥见到我就是连连道歉。 
“你再这么说,我就走了啊。” 
“好了,不说了,我们进去看电影,是搞笑的。” 
…… 
“张青,刚才只有卖凉的可乐的了,我一直用手握着,现在应该你喝没问题了,有肠炎不能喝凉的……”看电影时,杜冥递给我一瓶可乐。 
我接过来,摸着有微微热气的可乐,不知道为什么,不争气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幸好光线比较暗,他没看到,要不,看搞笑电影还哭,怎么也解释不清啊。 

“小诗,吃饭了!” 
“哦,等会儿,织完这一圈。啊!” 
“怎么啦?又被毛线针给扎了?” 
小诗,委屈的从房里出来“嗯!” 

“亲亲,今天我写了首诗,名叫: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看大雪纷飞。你那下雪了吗?注意身体啊!” 

“老Q,刚回来啊,又和杜冥一起出去了。”小诗还在织她的围巾。 
“是我们同学组织打雪仗,他叫我一起去的。”我拍着身上的雪。 
“我看是他想和你玩,才组织的吧!” 
“好汉,你说什么呢!” 
“老Q,你坐下来,我跟你好好说说,我觉得吧,杜冥这个人不错的。上次不是还给你送药来着吗,还有你想想这大半年来,你稍微有点状况,除了我和小诗外,第一个赶到的还不都是他。” 
“是啊,老Q,上次他拎着大包东西问我你的住处时,可紧张了。” 
“我知道啊,杜冥是我们班长,人是不错呀!” 
“又要转移话题,是不是?每次一提他,你就转移话题。” 
“老Q,不管你和你的那个可可有什么约定,毕竟你们没见过啊,目前他对你来说是个虚幻的,要见面还要等半年呢。可杜冥不一样啊,他是每天你都能见到的呀!” 
“没见过不代表就不存在啊,你又没见过你的偶像金城武,你能说他不存在吗?你们不要瞎操心了。好汉,你是不是怕自己请不起喜酒啊!” 
“什么?就几箱酒,我还怕你啊。就是提醒你一下,别犯傻!” 
上次被门夹的左手上还有那个血印,看到这个“爱的伤口”我就想起那句“太让我失望了”。我看着这个血印,在心里说了句 
可可,我不会再让你失望! 

“小诗,怎么样?送了吗?然后呢?”看到小诗回来我忙问。 
“送了,我还给他戴上了呢,她还说现在亲手做东西的女孩不多了。老Q,谢谢你的建议啊!”小诗一脸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