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请叫我苗苗姐,OK?

一个亼 ,安靜 の 聆聽 ,寂寞 の 淺唱 ,沉 默

 
 
 

日志

 
 

对不起,错在你!(三)  

2007-12-26 01:37:06|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第一天上班,好好表现,别明天又成无业游民了。” 
“什么意思,我会失业?开玩笑!记得给做好饭,我发了工资,咱们吃大餐。”
“呵呵,大餐?好,我等你的大餐!”

一个人,干什么呢?好友又不在线,我也不喜欢出去乱转。怎么办,原来圣楠在的时候,总是跟她吵架,还想着如果她一天不说话我就谢天谢地了,这下倒好,她不说话了,我却不知道干什么了。哎……沈诗旅游了,估计她和韩卓的关系好转了吧;圣楠工作了,想必又和苏锋谈天说地吧。我呢?能干什么——加好友聊天,估计也就只能干这个了。

“懂得爱自己,最重要。”似乎有道理,是不是有点自私呢——不加。
“爱我,是你一生最正确的选择。”这是跟谁说呢——不加。
我加好友就是看看个性签名,我想这个多少能反应一个人的一点东西,说不清楚是什么,或许,是圣楠口中的“怪”吧。加好友不看网名,而看个性签名,圣楠不知都骂了我多少次了——“名字好了就加,不好就过!还看什么个性签名?”

“茫茫人海,你我匆匆相遇,在过客匆匆中,我们唯一能珍惜的就是缘分。——所以人生在世要惜缘!”
很有道理啊,我也相信缘分的。说的好——加!
“我说我真诚,你若信我,请加我!”
我加好友的附加信息都是这句。我要求自己对每一位朋友——至少我认为是朋友,都要真诚,不想回答的问题避而不答或明确说不答,绝对不可以说谎。我想我真诚的手握住的手也是真诚的。为此圣楠给了那个称号“现代网络绝对白痴”!无所谓了,我没那么幸运的——世上就那么几个坏人,还会偏偏被我遇到吗?我抓奖一直就是“祝您下次好运!”所以我认识的朋友应该都会说“祝您下次遇到坏人”!哈哈!
对方回的好快。他相信我是真诚的!
“你好,我是张青,你呢?”
怎么没反应呢,等。怎么还没反应呢。奇怪,继续等!我竟没有要生气的迹象,第一感觉就是:对方有事,忙着呢。
“你好,我是高军,你的网名是什么?”
网名?都加成好友了,还用问网名,难不成不好了还删?不管了。
“Q青。我88年,石家庄的,你呢?”
还是等。
“我大你一岁,也是石家庄的。用手机聊很慢的,见谅!你隐身?怎么看不到你的头像啊?”
看看电脑,我没有隐身啊。哦用手机啊,怪不得这么慢!
“我没隐身。” 
出问题了?如果真出问题我就无能为力了。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人加我了。难得啊,竟然有人会加我为好友!如果真像圣楠说的只看网名,加我的几率应该很小啊。看看谁这么幸运!同意!
“好了,我加你一遍才行!”
原来这样啊,是他加的啊,不过也算是他加我了。
“我们考试呢,我正在磨枪。”
什么?磨枪?考试?当兵的?一连串的疑问在脑子里立刻整合后出现一个画面:一个身穿绿军装的人,抱着一个大刺刀在一块儿石头上磨呀磨的,不时还看看刀刃锋不锋利。
“磨枪?你是军人?”
“呵呵”
看着他笑,我都大脑发蒙。怎么了,不对吗?干嘛要笑呢?
“你真幽默,我说考试当然是学生了。临阵磨枪啊!”
“临阵磨枪”?是啊,我才毕业一个月,怎么把这个学生常用的词给忘了,再想想我刚才脑子里的画面——真丢人!感觉都没脸再说话了。
“哦,理解错误。那你好好准备吧,祝你考个好成绩!”
我都不敢多说话了,万一再闹个笑话,真就没救了!
“今天你算幸运的了,我第一次用手机聊天,平时都是只挂着。托您吉言了。”
短暂的聊天到此结束。虽然犯了傻,等得时间有点长。但是感觉很好。看看刚才寥寥数语,盯着屏幕——笑!

“老Q,我回来了。”
“明天还用不用去啊?”
“当然去了,为什么不去?”圣楠说着把外衣挂到衣架上“老——Q!你什么意思。说我被炒了?!”她的反应一向不慢的。
被发现了!“不是吗?明天你还可以去捣乱?”
“什么叫捣乱,你没见那阵势。”
“锣鼓喧天?红旗招展?”
“别捣乱,那阵势相当壮观,生意好着呢。那么多人看我调酒,一个字——爽!更重要的是苏锋说了,如果我干的好,月底他陪我喝酒。呵呵!”

每天圣楠依旧是早出晚归,笑容满面,我就是看家做饭,沈诗还不该回来。我总得找点事干吧,好汉再三叮嘱
“不准出去工作,你那身子骨,倒在外边怎么办。”
不知道怎么想的要写个故事,对,先不管写什么,先把想到的写出来吧。然后我就开始忙了。网络也真是难测,我闲着的时候,就没人;我好不容易找到点事做,聊天的就多了。虽然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闲扯几句,但是每个人说一句,故事几乎就动不了了——隐身!只能这么做了。

是,高军!他在线。又是手机登录
“用手机聊天很慢的”
“你算幸运的了,我第一次用手机聊天,平时都是只挂着。”
还是只打个招呼算了。

“我知道你在挂号,不用理我的,我只是跟你打个招呼。”
两个小时之后,有信息发过来,是个手机在屏幕右下角闪。这是什么?点了一下。
“你太好了!还为我着想!我刚才睡觉了,刷新了看到你的信息,要不我怎么会不理你呢。是你让我知道网友还可以这样。以后慢慢增进我们的什么啊?暂且用友谊这个词吧,有点俗。呵呵。”
看着这样的信息,特别特别开心,或许是他理解了我说的“不用理我”是因为我担心用手机聊天慢的缘故吧。既然他都用手机聊了,我能不理吗。
“考试完了?你在干什么?”
“嗯,考完了。我在外边打球,晚上我通宵。10点上。” 
“好啊!”
太棒了!其实我都不知道我在开心什么。

“好汉,吃饭没?怎么这么累?”
圣楠托着沉重的步子走进来“还没,不吃了,今天人太多,累得快不行了,我先睡了,晚饭你自己吃吧!”
“怎么这么累,干什么了,真的不吃了吗?”
……
“好汉?”
推门一看,已经呼呼大睡了。看来她是真的累了。给她轻轻关上门。看看表8:30,写故事吧。
越写越困,看看那个头像还是暗的,怎么还不来?我怎么还不睡,在等他吗?不至于吧。
“茫茫人海,你我匆匆相遇,在过客匆匆中,我们唯一能珍惜的就是缘分。——所以人生在世要惜缘!”
“磨枪?你是军人? ”
“呵呵”
仿佛看得到他捂着肚子在笑,我也笑了。
“我第一次用手机聊天”
“你太好了”
“我怎么会不理你呢。”
“以后慢慢增进我们的什么啊?暂且用友谊这个词吧,有点俗。呵呵。”
聊天的记录好像刻在了大脑的最上端,一有空就会呈现出来。

“我来了。”
是高军。我回过神。
“怎么这么早?”
“不早了,10点啊!”
我仔细看看时间,是呀,看错表了!是我想我们的聊天内容而不知……我敲了敲脑袋,想什么呢!
“我看错表了!”
说出来又是一件丢人的事!哎,怎么回回犯傻呢,我都服死了我自己。
“你在玩游戏吗?”
一般进网吧的男生都会玩游戏的。
“是啊,你会玩吗?”
“不会,我不懂游戏的。学那个麻烦。”
“好,不会玩游戏得女生单纯,我喜欢。”
什么?原来习惯了和多个人聊,发过来的信息都是一目十行的看,这次停在了“我喜欢”这三个字上。不能瞎想的,好好聊天!我告诉自己。
“判断一个人,这么简单吗?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方法教教我。”
“那要看判断什么了,主要看感觉。”
看感觉?我就很相信感觉的,我们都相信缘分,都相信感觉,他跟我第一次用手机聊天,他说我喜欢……聊天的空隙,总会胡思乱想。
“你玩游戏,和我聊天不会受影响吗?”
“呵呵,这个游戏我不用管的,跟你聊天比玩游戏重要!”
一种幸福的感觉围绕着。然后我就关了其他对话框——专心聊天!和他!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越聊越发现我们的缘分很深——喜欢听伤感的歌,喜欢看成龙的电影。那天我们说了很多很多,说到了我们各自的兴趣爱好,各自的习惯,各自的校园生活,我的家庭住址(就我的聊天习惯,说这个还不是必然?!只不过跟他说的很具体)。他上大一,学校在山西。到后来几乎到了没有可说的了。但是我还是不愿去睡觉(一般都是9:30睡觉的,因为早上要做饭呀!)
“你的游戏真的不用管吗?”
我要确定一下,我不会影响他。
“呵呵,不用管的。”
“那你找个话题吧。”
这下我就放心了。
“不知道,还是你找吧。”
本来遇到这样的情况:困,明天要早起,聊天没话题。必定要睡觉的,可是我坐在电脑前,绞尽脑汁的想话题,根本没有要睡觉的打算!
“你说,你总让一个弱女子想话题,你不心疼啊?”好像我们是很熟的旧交。
“是啊,那我想。”
看到“那我想”三个字,他肯定是个负责任,有担当,懂关心别人,能撑大局的人,越想越想笑,甚至开始出现幻想。想得太远了吧!
“你说,你一直为难一个帅哥想话题,你不心疼啊!”
等了会儿就出来这么一句。
这明摆着是推卸责任嘛!我却感觉他好幽默,反应真快。我隐约有点担心,如果再不找到话题,他说不聊了,怎么办,当然我要想一个话题了。无奈之下只能问好汉经常问的话题了。
“说说你的女朋友。”
他回的很快的
“我没女朋友”
“该你想话题了。”
“这也算啊?”
“当然算了,是个话题嘛”
“好,你等着,说说你的男朋友”
呵呵,他的反应倒挺快的嘛!
“我没有的”“说说你的大学生活。”
“该你了。”
估计是还没看到我的第二条信息。
“你倒是挺自觉的。”
看到了。
“其实,大学挺无聊的……”
……
“在网吧,就是不舒服,肩膀酸了。” 
那你站起来试试。”
……
怎么不说话了,难不成睡着了?
“你干什么呢?”
“站着啊,你说的方法即便不灵光我也会试试看的。”
不至于吧,虽然隔着千万里,但是我相信他说的。好感动啊!
“好像,真的有用啊!”
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看着屏幕,呆着,笑。
“不早了,女孩子熬夜不好,赶紧休息吧。”
然后我们几乎同时说了相似的话。
我说
“我怕梦里会梦到你。”
他说
“做个好梦,希望梦里有我。”

“老Q,你知道罗姗吗?”
“知道啊,不就是那个三班班长吗,怎么了?”
“咱们一个年级的?还是班长?”好汉似乎很惊讶。
“你喊什么,跟苏锋是好搭档啊,上次咱们和三班的文艺混演就是他俩组织的,你不会不知道吧,装什么傻啊?”
“什么装傻啊,在你面前装傻你以为容易呀,你都傻的冒烟了,谁还敢装!好了,说真的呢,你知道那个罗姗多少,说说。”好汉一脸正经起来。
“罗姗,女。”
“废话就免了,赶紧说重要的。”好汉很是着急。
干嘛这么着急,买彩票公布号码她都没这么紧张。
“父母都在外地,只有她和她奶奶在秦皇岛,但是好像是在咱们上高二的时候吧,听说她的奶奶被车撞了,如果消息属实的话,她现在应该是一个人跟她的很远的亲戚过。”
“这么惨啊!”好汉一脸同情。
“哦,对了,还有,她和苏锋住一个单元,你问他更清楚点。”
“什么?住一个单元?”好汉的反应就跟听到说“事实证明地球其实是方的”一样惊讶。
“怪不得,他们总是一起呢!”她说的声音好小。
“谁?”
“没有,没有谁,我上班去了。”

“你在吗?今天中午我等了你一中午,可就是不见你上线,从手机上找离线好友很麻烦的,要总是翻页。每次我上线都会看看有没有我可爱的青。是真的。”
中午一觉醒来打开电脑收到的就是高军的信息。
“找离线好友很麻烦”
我就顺手把隐身登录的QQ改为上线状态,无所谓写故事的进程了。
“可爱的青”
不禁让我想起我前几天翻到的同学录上的一段话
“蜜蜂,以后你会遇到你的白马王子,你会是他的青,但你只是我的蜜蜂。”
如果去掉定语的话,他叫我——“青”! 我相信这是天意!

“你会是我生命里的一个亮光,一摸绿色。”
“希望我们的相遇不要像昙花一样,虽然美丽但是短暂。”
“不要在数日之后我们能说得只有我们曾经擦肩而过!”
“我相信缘分,也相信感觉。”
我在做饭,但是总听到“嘀嘀……”的信息发过来的声音,就走过来看看。看到这些话,先是有些傻,定了定神,知道了我没做梦。有点不知所措。是在暗示什么吗?还是我这几天胡思乱想,大脑出现幻觉了。
“或许我们前世就有什么渊源,今生又让我们相遇。”
看到这句,又是慌了。难道是……不知道说什么就回了句
“不管前世了,要把握今生。”
“你真的会把握吗? ”
“会”
然后听到水开的声音,我就跑进了厨房。
“或许前面的信息你有的没看到,你再看看。青,再见了!”
前面的记录,就被翻看了无数遍。

“亲爱的,你在吗?”
“我在。”
这样的称呼,记不清具体是从哪天的哪句话后开始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