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请叫我苗苗姐,OK?

一个亼 ,安靜 の 聆聽 ,寂寞 の 淺唱 ,沉 默

 
 
 

日志

 
 

短篇小说连载:对不起,错在你(一)  

2007-12-23 01:47:47|  分类: 转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不起,错不在你 


“喂,你们快来看,原来六班那家伙,穿上休闲服蛮帅的嘛”好汉又对着我们大呼小叫起来 
“小诗,老Q别抱着那些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说和被翻得快熟的同学录看啦。快来跟我一块儿看看校友录上昔日的哥们儿们,有很多被校服埋没的帅哥哦!” 
“喂,你们什么意思?装没听见啊。” 
然后,就气势汹汹的站起来,接下来……整个房间就乱得,乱得,惨不忍睹,呵呵,姑且用这个词形容吧。 

(一) 

“好汉”是圣楠,出了名的“疯丫头”,但是她对“疯”字极其敏感,只要有人跟她说“你这个疯丫头啊”之类的话,圣楠肯定立刻来火“这叫外向!叫活泼!叫开朗!”。这三个词我们也被在耳边吼了多次了,于是乎,“好汉”的名号就应运而生了。即为:女中豪杰,超外向,超活泼,超开朗,名叫圣楠就要胜过男生的好汉! 
“小诗”叫沈诗,仙女般的美丽,暖洋洋的午后,她爱捧着心爱的小说,偶尔会流下几滴眼泪——天啊,好美!她大方娴静,一个标准的乖乖女。学习成绩总是毫无疑问的前三名。我们习惯给她加个“小”字,“小诗”,听起来感觉好有仙境的名字。她看过无数爱情小说,却不愿,甚至可以说排斥爱情。永远一幅温柔甜甜的可爱女生的形象。 
“老Q”无疑就是我了。其实我叫张青。我们三个都是同一年的,但是只要我的本年生日还没过我就把自己说的小一岁,就像今年本应是19周岁,但是生日还没过我就一直对外宣称我芳龄18。结果她们就偏偏跟我唱反调,非要加个“老”字,至于“Q”嘛,就是我懒的后果啊。写名字嫌麻烦就写拼音Qing,后来竟懒到只写个“Q”,接着“老Q”的名字就顺理成章的出现了。喜欢交友,珍视朋友。 
“张青啊,你让我说什么好。有点单纯?这是说的好听的,说白了就是思维一跟线,大脑简单!用一个通俗的字概括就是‘傻’。” 

这样性格不同的三个人,本应是永不相交的平行线或是来自不同方向的三条直线,只是在人生中的某个点相遇,然后就继续沿自己方向向前的。然而,我一直相信世间存在意外,一个不经意的巧合就会演绎成一段美丽的神话。 

故事还要从我们的交点——高中,说起。 

“喂,今儿生日,难道就不表示表示吗?”好汉又拍着我班一男生肩说。 
“大姐,表示可以,咱能不能不喝啊。” 
小诗劝她“是啊,会伤身的。” 
我也顺口说了句“今天你若喝的烂醉,不准回宿舍!” 
好汉正要反驳“你们怎么……” 
“是啊,兄弟,且不说你的性别,咱还是个高中生啊,意思意思就算了。”苏锋轻轻地说。 
好汉也不喊了“对,咱,咱是学生”说着还偷笑。 
说也奇怪,就圣楠那脾气,得理不饶人的,也就对这位跟自己称兄道弟的班长的话给点面子。我也常常纳闷:最起码我们也是两年的舍友了,建议是从来不当回事的。反而对苏锋话一直称是。或许人家是班长吧!问之,则答“这是我们江湖的事,你不懂。” 

“老——Q!”完了,耳根又不能清静了。很无奈的应一声“唉。” 
“你知道吗,今天苏锋那个缺魂儿又阻止我喝酒了,这么好的机会,讨厌的家伙,真是过分!”说得咬牙切齿,恨不得要撕了苏锋似的。 
“就是,苏锋那个讨厌的家伙怎么能管我们圣楠呢!确实够可恶的哦!咱不生气,不生气啊!” 
“我再警告你一次,不准说他讨厌,不能说他可恶,我们是哥们儿”看她越说火越大。 
“好好好,他是咱的好班长,你的好哥们,行了吧?!” 
“还算你识相!”接着就是拿出记满了她的哥们也就是我班所有男生生日的笔记本,用手指指着滑过每一个打了叉的名字。好!下星期二,石华生日,我就不信我还喝不成!” 
这些几乎都是写好了的台词,每次我班一男生过完生日我们都要“实地表演”一次的。 
“你非要去啊?想喝酒自己买一瓶,回来喝呗!听他的干嘛,每次都是一肚子气就回来了。” 
然而好汉火上加火——“你这个大脑简单的,懂什么?听他的,听他的”好像忘了词,然后抬高声调“这叫尊敬老大!你,唉,跟你说也说不清楚,你思维跟不上,说了也不懂。” 
我就指着看书的沈诗“她!她不简单,你去问她!” 
陶醉在故事里的小诗回过神“啊?什么?看书吧,安静会儿。书里东西多着呢。” 
我看自己解脱了“你看看人家!学着点,当不成淑女也装个‘书女’嘛!” 
“老Q 你给我——闭嘴!”然后是一脸无奈“小诗,求您了,别跟我提书,听到书我头疼,我出去透透气!”然后就出去了。 
耶,表演结束,台词又温习了一遍。 

“小诗,花!”我每天开门的第一眼就是一束鲜花。 
“扔掉!” 
“别,我要!”还赖在床上的好汉,嚷着。 
“你?要花?睡醒没?” 
“怎么了,人家也是女生啊!”说着还一脸羞涩。 
“哎,小诗,我好像没吃话梅吧?” 
沈诗一脸茫然“什么?” 
“但我怎么感觉这么酸呀!” 
好汉可不迷糊“老Q,少拐着弯儿的损我,一个女生不喜欢花,我看也就只有你这么怪了。” 
“就怪就怪,气死你!再说这花是韩卓给我们小诗的,你每天都要,什么意思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